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起义/暴乱事件簿第一集大中华佛国

百度已收录   阅读次数: 363
2020-04-2619:37:53 发表评论
摘要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今天聊聊中国大陆历史教科书不讲的,但却实实在在发生的历史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自1949年10月1日成立后的起义,或者称为暴乱事件,因为信息量过多,所以做出一系列播出,分享给大家,让我们开始吧……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起义/暴乱事件簿第一集大中华佛国

开篇寄语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今天聊聊中国大陆历史教科书不讲的,但却实实在在发生的历史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自1949年10月1日成立后的起义,或者称为暴乱,因为信息量过多,所以做出一系列播出,分享给大家,让我们开始吧。

演示视频

[embedyt][/embedyt]

第一集 大中华佛国

话说清光绪年间,中国湖南省有一位地主,他的名字叫做石振顺,整天思考如何俘获更多的金财美女,只是依靠收租过活儿也不是个事儿。

恰好,有一日神算刘半仙途径其地,摆摊算卦,之所以神算去至湖南,实在是因为他的名声在北方臭大街了,只能去南方行骗,呸,算卦了。

那石振顺也是幸运,逛早市路过刘半仙挂摊。

刘半仙当即大声道:“哪位,戴绿帽子的,对,别看了,就是你!”

石振顺环顾四周,当即判断是挂摊那位发出来的声音,走上前怒喝道:“臭瞎子,谁戴的是绿帽子,我这是红的!”

他这一吼,不吼还好,一吼周围的吃瓜群众就围了过来。

石振业有色盲症,早上出门随手抓了个绿帽子戴在头上,众人对其哈哈大笑,不绝于耳。

正当石振顺纳闷之际,刘半仙开口道:“有的人眼瞎心明,有的人眼明心瞎,父老乡亲们,他戴的是什么帽子?”

看热闹的吃瓜群众终于有了表演机会,从灵魂深处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大声道:“绿帽子!”

石振顺可能意识到了问题,心道怪不得一路上都有人对他投来异样的目光,他伸手在刘半仙面前晃了晃,问道:“你是装瞎还是真瞎?”

刘半仙道:“我刘半仙的江湖诨号可是浪得虚名的?我能帮到你,瞎与不瞎又有何关?想必阁下正在为名利二字所苦,不知是也不是。”

石振顺大惊失色道:“先生真乃神人也,请为我指点迷津,不知先生如何看出?”

刘半仙心下冷笑道废话,世上谁人不是被名利所苦,他说道:“阁下眉头常有一抹霉运之气挥之不去,致使你难以扬名立万,飞黄腾达,财源广进,美女如云。”

石振顺深以为是,马上到:“先生,请问该如何解,报酬绝不会亏待你的!”

刘半仙随手掐算,一分钟后便有结果道:“今晚戌时,吃花生米一碟,且服黄酒一瓶,入梦可解。”

石振顺大喜过望道:“多谢先生,如果灵验,在下边有丰厚大礼奉上。”说罢,扔下挂钱他就跑。

刘半仙正在心下得意,这是个傻子吧,一摸卦钱,立即破口大骂道:“穷八辈子的吝啬鬼,才给一个铜子儿吗!做梦去吧!”

石振顺忙不迭回家,沐浴更衣,焚香煮茗,准备好了一碟花生米和一瓶黄酒。

在深夜戌时,准时服下了。本来石振顺就不胜酒力,这一下更是昏死过去。他,入梦了。

不知梦里发生了什么,史书也没有明确记载。但经过这一梦后,石振顺开窍了,他真的开窍了,三花聚顶,灵光乍现,自称是“燃灯古佛”再世,在湘潭创立三期普渡道教,设立佛坛,并请人编写《三期普渡历史大概十五章》,作为人道必读的经书。

就像普遍的宗教一般,宣称入道者能够免除一切苦难,死后可入仙界,看看,像不像伊斯兰教给你72处女。于是不少人前来投奔入教,入道者众多。

石振顺死后,其子石怀珍继承其父的衣钵成为道主,自称“顶盘老祖”转世。石怀珍死后,再由其子石顶武接替成为道主,自称“刘先生”转世,号称“普衡法渡主”,使三期普渡进入全盛时期。

石顶武从17岁起就加入国民党,曾任国民党湘潭县县党部、二区区党部宣传委员和直属区分部书记。还曾参加过中统特务组织,并任中统外围组织“中国文化社湘潭分社”社长。石顶武在担任三期普渡组织负责人后,是道内统治机关“威武宫”的最高统帅,掌握佛印,有升、降、贬、赏佛职权。他制定的道规,不许任何人违反,否则即以违背天命论处。“威武宫”下设五宫,五宫的之首称“坛主”,坛主可指派“经手”,经手又是掌管一个县或一个地区的负责人。

石顶武在湘潭十八总原头庵建立“普渡积善堂”,并在道徒中宣称,袁世凯只当83天皇帝,是命中注定,而他当皇帝则是上天的旨意。石顶武还凭借其在国民党内担任要员的身份便利,与国民党进行合作。并将军统特务组长、国民党军团长、湘赣鄂边区反共自卫救国军司令陈德炎拉入教内,勒封佛位仅次于自己的“无上王佛”,以求得国民党军队和特务两大系统的支持;接着又指使其党羽“无上王佛”张启方,邀请国民党军政部长欧阳礼、湖南省主席赵恒惕、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委员李况生,《大众报》社长赵紫屏以及军官欧阳杰等到长沙专程商议三期普渡的发展事宜,引起了赵恒惕的高度重视,赵在研讨会上当即亲笔书写“埋头苦干”,赠三期普渡以资鼓励。并且派省保安团团长亲赴湘潭与石顶武、张启方等协商,将以省政府和省保安团名义颁发的“慈善机关,严禁驻兵”的布告悬挂于三期普渡总宫普渡慈善堂门口。接着又通过中统特务领导人韩中巨打通长沙市和湘潭县政府的关节,以三期普渡易名的普渡慈善堂的名义到长沙市、湘潭县两级党部、政府登记备案。石顶武还曾通过贿赂《大公报》社长张平子,使该报曾刊登过颂扬三期普渡的文章。

由于获得从省、市到县、从国民党到军队、特务组织等各级官员的大力支持,石顶武遂借机大肆扩展其会道门组织,将三期普渡的势力由湘潭延伸至长沙、株洲及其它城市。石顶武袭位担任三期普渡的“宏教佛王”、“普渡衡主”后,即在长沙、株洲分别设立了“收原宫”和“宣化宫”,重新勒封成恕、陈泰来、彭良骥、张启方、宾书编为五宫之主。并明确王宫隶属于普渡慈善堂,使三期普渡的组织更趋完善。为了扩充势力,蒙哄欺骗愚弄群众加入其道,石顶武及其党羽编纂数套迷信邪说理论,模仿古人手笔,起草“迷律”一百本分发各宫和主要骨干成员,作为三期普渡的道义,广为宣传。不少迷信思想深重的群众,为了免遭劫难,纷纷拿出钱财加入其道,甚至致使一些人倾家荡产;一些已经入道的所谓“原人”为了能勒封为王佛,不惜筹措数十两、甚至上百、几百两银钱参加“练水班”。石顶武遂迅速扩充了其组织,而且还收敛了大批财产。

在石顶武担任道首不到4年的时间里,其组织和道徒由过去的湘潭向湘乡、长沙、宁乡、望城、浏阳、株洲、醴陵、攸县、茶陵、湘阴、平江、益阳、衡阳、衡山、安徽的安化和江西的萍乡、成载、铜鼓等数省20余个市县发展,道徒发展到近3万人。其中湘潭县遍布到了全县的17个区和石潭、易俗河、三门3个镇。仅其分支机构“演化坛”在石潭、花石、射埠、中路铺、易俗河一带便有3000余人。

1943年,石顶武将最忠实的道徒编成以“辅弼”为领队的15个班,所谓左辅右弼,就是拥戴其做皇帝之意。这15个班的人,均是由石顶武亲自掌握教练,并赐“水”,受过一定训练的道徒。在石顶武的授意下,其党羽张启方等在道内大肆宣扬,“石顶武乃真命天子出世,天下就要太平,将来归佛家(即三期普渡)掌管天下,妖王绝迹,万国来朝”,并称石顶武是“武王”。1947年冬,石顶武趁其在长沙市办“阴超”之机,多次与陈德炎、张启方等密谋建国组军问题,并正式定国名为“大中华佛国”,尊石顶武为皇帝。 “佛国”和“佛国军总司令部”暂设湘潭。

1947年,石顶武宣告大中华佛国成立,自称是佛国的皇帝,正式登基称帝。并制“黄杏佛旗”为国旗,分封左丞相王裕契,右丞相陈太来,保驾将军屈照白,军师张启方等人。同时,还组建“大中华佛国护国军”,简称“佛国军”,封陈德炎为总司令,石顶武之弟石克钧为副总司令。各县根据人数的多少,设总队、大队、中队、分队和班。兵源即三期普渡道徒,适当接收地方上的一些地痞、流氓和基层政权的骨干成员参加,实施军事、政治和特种训练。并确定了军旗、番号、肩章、帽徽等标志。为了加强“佛国军”的军事装备,还特别购置了一批枪支弹药。

石顶武还在湘潭排头乡新建了共有160多间房屋,占地1万多平方米的皇宫,皇宫内除皇后外,还有妃子3人,女工10人、男工30人,并豢养了一支皇家卫队。宫殿四周围墙耸立,院内石佛、石马、石狮左右排立,宫前院后,布有碉堡,由皇家卫队轮流站岗。距皇宫100多华里的湘潭市原头庵,是石顶武坐殿称帝、接受朝拜的地方,亦是其军事指挥机关。每年的农历正月、五月、十二月,即石顶武的祖父、父亲和自己生辰的这几个月,都要于庵内举行“仙佛寿期”集会,简称“仙佛会”。届时石顶武头戴冲天皇冠,身穿镶金龙袍,坐殿称帝,接受信徒跪拜。信徒们三呼万岁,并求皇爷保平安、升佛级。每做一次“仙佛会”,可赚取上万块光洋。

1949年8月,解放军攻占湘潭后,石顶武仍负隅顽抗。首先与陈德炎策划,由陈德炎出面,流窜到中路铺、易俗河一带,组织“湘鄂赣边区人民反共自卫救国军”,图谋攻打区政府,继而上山打游击,坚持用武力与政府对抗,但被湘潭县公安机关发现,及时破案将组织摧毁,未能得逞。后石顶武又潜回老家排头岭,指挥和操纵几个地痞和三期普渡道徒,成立假农会,妄图打入基层政权内部,亦未能得逞。此后石顶武又往来于长沙、株洲、醴陵和浏阳之间,以“乩批”作“圣谕”,进行秘密串联,指挥活动。又指使其党羽成恕书写散发反动传单,诋毁共产党的政策,并广泛宣扬解放军是红军,只能红得一时,到了七月初七日,黑风黑一下就要把解放军全部收掉等。”并散布谣言称:“蒋介石的军队已在福州登陆,上海被炸得稀烂,国民党即将打回来。”并告诫其党羽要“存善心”、不要“生恶念”,等到“寅印二年春”,就能“见到太平君。”到那时“佛国一光辉,你们这些“无量王佛”比县长要大,“无上王佛”比省长要大”等。

1952年冬,湘潭根据中共中央和中共湖南省委的部署,掀起了以取缔反动会道门、打击会道门反动头目为主要目标的第二期镇反高潮。湘潭地市、县两级公安机关先后抽调100余名公安干警下到该县,指挥和参加取缔工作。随着取缔反动会道门运动的开展,以及群众政治觉悟的提高,石顶武的罪行和逃亡潜伏线索被揭发出来。湘潭地区行署公安处采取内线侦察与发动群众相结合的办法,于石顶武与其皇后企图通过忠实道首逃往海外之际将其抓获,并缴获隐藏在醴陵、浏阳、湘潭三地的长短枪一批,手摇式发报机一台。其中从石顶武藏匿处查获手枪3支、捷克式轻机枪一挺、长枪16支,子弹2000余发;从陈德炎藏匿处查获手枪一支、手摇式发报机一台;从成恕藏匿处查获手枪2支。此外还查获皇帝玉玺一颗,冲天皇冠一顶,龙袍一件,皇后穿戴的凤冠霞帔一件,另有光洋、黄金及反动经书、乩批等大量证据。1953年冬,石顶武在湘潭县易俗河镇召开的1万多人参加的公判处理大会上被执行枪决。

后大中华佛国

1950年代末期三期普渡道教被镇压后,大中华佛国遂宣告覆灭。大部分三期普渡的普通道徒在向政府写

下保证书,登记退道后被从轻处治。部分三期普渡残余分子趁机潜伏下来,伺机图谋复国。

1966年醴陵县三期普渡道道首李丕瑞先后到株洲、湘潭、浏阳等地串联,发展道徒159人,长期进行一系

列“造红黑册”、“降温灭魔”等道务活动,企图重建“佛国”。

1976年9月毛泽东逝世后,李丕瑞认为三期普渡出头,重建“佛国”的时机已到,便纠集其它三期普渡残

余分子李臻仁、曾广波(又名曾家托)、王英其、钟源仁等人密谋寻访“后主”登基,重建“佛国”,

并暗中发展信徒。李丕瑞后来通过化装成卖碗人,于1979年2月21日在湘潭排头乡秘密寻访到石顶武之子

石金鑫。

1981年10月25日,石金鑫与三期普渡成员钟源仁之女锺月香的婚礼在位于醴陵黄沙乡清潭桥村的李丕瑞

家中举行。李丕瑞,李臻仁在婚礼上率领100多名道徒集体面对黄杏佛旗行三跪九叩之礼,并诵经吟诗,

焚文代表。并传“后主”旨意,于每月初一、十五,每逢仙佛寿期,集中在李丕瑞家和位于浏阳的钟源

仁家中举行庆祝,为大中华佛国的兴旺同舟共济。此后李丕瑞,李臻仁等骨干成员又决定效仿“先皇”

石顶武,从道徒中选拔人员,重新编练“大中华佛国护国军”,并分成甲、乙、丙3个班,由李丕瑞、李

臻仁、曾广波分别统领这3个班。

1983年10月21日上午,“后主”石金鑫登基盛典于李丕瑞家中举行,石金鑫接受众人朝拜,并正式任命

丞相李丕瑞、李臻仁、曾广波3人分别统领“护国军”甲、乙、丙3个班,积极训练,为将来夺取政权做

准备。封钟源仁为太师,杨宏梅和王其英分别任江西和浏阳的道首等,并下发杨宏梅贡献的17张“升凭

”(委任状)。分封完毕,三期普渡主要骨干成员开始组织誓师,钟源仁、曾广波等人带头高呼“推翻

共产党,建立大中华佛国!三期普渡不但要统治中国,还要统治全世界”等口号。

早在1979年,醴陵县公安局就获得了三期普渡道徒活动的线索。并在湘潭地区行署公安处的领导下,该局使用秘密侦察力量进行了侦察。1983年8月,醴陵县公安局又相继收到不少匿名举报信。局长喻某曾参加过1950年代初镇压三期普渡的运动,遂立即派出五路侦察员展开调查,并将“立案侦察报告”上报湖南省公安厅、株洲市公安局,很快得到批示。随后醴陵县、浏阳县等多地公安机关开始展开对三期普渡骨干成员的抓捕工作。1983年12月23日上午,李臻仁于醴陵县洪源乡被警方抓获。随后李丕瑞于黄沙乡清潭桥村落网,石金鑫亦于醴陵县落网。钟源仁于浏阳县落网,杨宏梅及其它一部分老道徒于萍乡市落网。所有被抓获人员随后被警方统一关押于醴陵县公安局看守所。

一年后,株洲市人民检察院在预审调查的基础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00条之规定,认定李丕瑞等19名主要罪犯构成组织、利用封建迷信、会道门进行反革命活动罪,对上述人等提起公诉。1985年5月,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醴陵开庭审理此案,判处李丕瑞、李臻仁死刑;石金鑫、曾广波、钟源仁等人有期徒刑。

分享至: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描关注公众号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